第二十三年

Report 回忆

每次写这种文章就会很难受,转眼间又是一年。从搭建这个Blog开始,从Wordpress到Typecho再到几个月后会上线的TalkSelf,从十八岁到二十三岁,这五年过的太快了。刚进大学时我未曾幻想过现在会过着怎样的生活,也未曾规划过自己未来会是西装革履,还是像现在这样每天背着电脑和迟到赛跑。

我讨厌大学开不了灯昏昏暗暗的寝室,讨厌期末为了应付考试不情不愿去的图书馆,尽管这样不讨喜的时间占多数,但我仍会想起这四年,想起独自一人背着笔记本在离家几百公里外的天津,广州实习的日子。那时候什么都不会,和徐浩两个人侥幸进了内网都会开心的睡不着觉;那时候还会和狗哥两人组队打CTF,虽然从来没拿过什么好名次。

也许暑假太短,也许记忆太遥远,相比天津我确实更喜欢在广州的日子,做毕业设计时每天带着数不清的问题请假杨哥然后被嘲笑;每次做饭炒菜再难吃也要逼狗哥,嘉琪吃完;趁着周末和他俩出去玩。我还记得珠江新城的广州塔,记得维多利亚港的海风,记得珠海的沙滩,记得每次饭局后醉醺醺的脸。

我喜欢那里,却从未说过为什么要回成都。虽然看起来不像可我确实有点理想主义,双螺旋安全研究院是我刚接触网络安全就向往的地方,即使面试时开的实习工资只有广州的三分之一,成都另外一家公司工资比起来也要高的多,但就像我对曾泥煤说的,我还是选择追逐梦想。我同样喜欢现在的生活,踩着早上十点五分的打卡时间上班,和一群厉害的人讨论技术问题。

去年这时候我对未来许了很多愿,希望今年能有个自己满意的开源项目,能写个自己的博客......看来很多希望又要落空了,但博客我肯定会在过年前写完,这是我今年最后的目标,也是我最后的Flag。我不喜欢和人谈天论地,不喜欢聊未来聊理想,这些理想这些希望更应该埋在心里,所以我给自己写的博客取名TalkSelf。

说到去年的愿望,再想想明年我确实没什么想实现的,唯一的心愿就是能代码审计出满意的通用高危漏洞。我个人认为CVE编号并非一个人技术和能力最重要的指标,但我确实想要个编号来证明我这五年的努力成果。五年前我带着一本"21天精通C"踏入这个世界,虽然现在已经只会用PHP和Python,却仍想在那本书封面写下一串CVE编号。

从大三算起这是我经济独立的第二年,工资仍跟不上成都飙升的房价但已经够养活自己。不过我对生活也没多高的追求,高兴的时候能十连抽卡,买得起喜欢的模型,手办和游戏就心满意足了。

我并非厉害的人,只希望勤勤恳恳成为让自己骄傲的人。